• 本站域名難記?你可以記住 www.c7management.com(去旅途) 一樣可以訪問:漫步者_極限戶外旅游網Rss聚合】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繁體中文
  • ·漫步者正式啟用新域名:lupan1.cn  [] ·本站推出"旅游景點"欄目,現收集了全國各地共一萬 ... [] ·本站地圖頻道推出測試,用戶可自行上傳地圖,歡迎朋 ... [] ·論壇新開熱招版主-有興趣直接加入"漫步者"管理團 ... [] ·漫步者歡迎驢友前來發布功略與游記,通過我們與出 ... []
  • 當前位置:游記攻略首頁 >> 徒步穿越 >> 游記攻略 >>
  • 2009年十一貢嘎徒步游記(一)

    2009-11-25 12:00:41  作者:K2 來源: 關注:8310次 文字大小:[][][進論壇討論

    核心提示:在上木居和奇熱無比的睡袋以及此起彼伏呼聲中掙扎一夜后,太陽用一個完美的微笑擁抱了我們。早飯的稀飯和在新都橋吃的餅相比,提供能量或者叫做填充肚子的功能的實現實在是很差,而解決方案是三塊雀巢巧克力威化,三百大卡,一天需要能量的十分之一。

    關 鍵 字:貢嘎 徒步 游記 戶外 穿越

    這次貢嘎之行,最早源于黃盛的貢嘎之約。今年的十一大假如期而至,無數次一起騎車的伙伴卻被華為派去了巴基斯坦。心里想著這家伙能夠賺到首付或者奶粉錢的同時,也開始自己來找一支隊伍來實現自己從騎車游四方進而第一次徒步的嘗試。在磨房上一搜索,看到了行者拉出來的這個隊伍,簡單一聊,隨即決定,跟。后來因為沒人有時間來找馬訂住宿,橘子就把大家都帶到了一個成都的大隊伍里面。

    成都且按下不表。

    拜親愛的318國道交通管制所賜,成都到新都橋的車是夜車。看著精神抖擻的我們登上大巴的是成都的暮色,一夜過去,和我們一樣睡眼惺忪的朝陽,已經在3450米海拔的小鎮新都橋懶懶的升起,此時,已是十月一日早晨七點。帶著三分睡意七分暈車,我本想大步流星走到驛站的客房,邁出的卻是凌散細步,還是靠著兩根棍棍才爬上了二樓。安頓好行李后,我到大閱兵直播的現場發揚了一下蔡司135鏡頭的無敵解像力和柔和焦外,代價是缺乏睡眠,整天混沌不清。

    當天下午坐車去黑石山遙望貢嘎,車還沒出客棧就在太窄的水泥小路上被大樹枝撐破了一面玻璃。于是乎先在鎮上用膠布東纏西纏,之后便是海拔一路上升,此時我才發現,抓絨還安靜地躺在我放在房間的大包包底。由此的結果,自然是著涼。黑石山山頭上確實分布著諸多黑色石頭,和其他的山頭很不一樣,4360米的山頂上風也很大。站在山頂可以同時眺望貢嘎和雅拉兩座神山,大雪山的最高峰和第二高峰交相輝映,遠遠的列在眼前,貢嘎主峰從這時起便拉起一片云霧半遮半掩,雅拉則是敞開懷抱迎接我們的目光。

    傍晚回到新都橋,下車后就感覺很不舒服,晚飯時居然吃到任何油嘴巴里都有一股澀味,一開始還以為是油的問題,后來才發現,是自己身體有恙。雖然頭暈還有一點點微燒,但是不管怎么說,飯還是要吃的,用清湯拌飯吃下一碗后,我回到了房間休息。橘子跑過來和我聊天許久,又吃了兩顆芬必得,當天感覺好了很多。值得一提的是,新都橋的所謂奶茶,簡直就如同君子之交一樣淡如水,比起在西藏喝的兩三塊一小熱水瓶的甜茶,外觀相似卻實際相差甚遠,不管從味道還是濃度上。

    新都橋的夜晚雖然據說司機師傅打呼,但是我睡得很踏實,事實上這次出去除了上木居和最后一天扎營,我都睡得非常好。第二天早上起來,裝包上車,奔赴上木居。司機在離上木居一公里多的地方(傳聞叫下木居)把我們放下,沿著一條碎石路順道而下,便是上木居住的向導家,晚上大家就住那里。向導在騎摩托車的藏民口中被描述為“開拖拉機的”,家中有兩臺拖拉機,還有一輛比亞迪轎車。當天下午大家便坐上兩輛拖拉機,去一個叫泉華灘,據說很美麗的地方。在碎石路上坐拖拉機的感覺絕對是我人生的一個新體驗,尤其是此拖拉機還裝了10個人。此情此景想起來讓我聯想到印度人搭火車,也想到滇藏路上他們在鹽井搭皮卡回鎮,還有就是路上某地載重卡車貨斗里面的一窩小學生。在拖拉機貨斗最前面的蚊香倒是很逍遙,一路站著拉風而行,估計也吃了不少灰土。

    泉華灘正如其名,乃是重度礦化的泉水從臺地上流下,散布開來并且逐漸沉積,留下的一片在下面遠觀坡面為五顏六色,爬上去近看平地水洼成叢的景觀。泉華灘有三級,每一級的平臺上都是大小水洼和分布面非常廣的溪流,各級景觀類似。爬了一會兒,我便慢下來,提著三腳架,邊走邊拍,他們在爬第三級的時候,我在第二級已經圍著水轉了一整圈,中間還把腳尖不小心捅進水里,不過拜鞋的防水所賜,沒有打濕。這次的照片里,泉華灘的照片是我比較喜歡的一批,雖然自從去過納木措以后,我對水景相當免疫,但是還是很喜歡拍水的照片,在我的詞典里,水依舊是靈氣的象征。

    當天回到上木居,晚飯是在向導家熬的大鍋雜燴,據說有土豆青椒等等,以及面團。來晚了的我只在第一鍋里面打出了幾碗湯,固態物質含量估計和果粒橙不相上下。芷睿混合了80%的感冒和20%的高反,直接歇成了病號,飯也吃不下躺著就休息去了。而我卻從新都橋的暈乎之中恢復了幾分,算是被吹過拖拉機的山風激醒,抱著一碗熱湯喝得不亦樂乎。固態物體終于在第二鍋雜燴里面現出端倪,我很客氣的打了一碗,三下五除二搞定,再一回頭,乃是物非人是也——人還是那些人,反正吃的木有了。好在我還能習慣向導家的淡酥油茶,于是狂喝兩碗,又吃了兩塊巧克力威化,聊以補充能量。

    當晚是在空屋子地上鋪上藏族慣用的墊子,再鋪防潮墊和睡袋。晚上窗戶只開一條縫通風,睡袋很熱,記憶中熱醒來以后,一直在調整那個透氣拉鏈,后面就從未睡著,半睜半閉的混到了天亮。據說晚上打呼已經形成了交響曲,此起彼伏節奏明快。第二天起來的事,就留到下篇日志寫吧。

    上木居到子梅埡口,徒步D1

    在上木居和奇熱無比的睡袋以及此起彼伏呼聲中掙扎一夜后,太陽用一個完美的微笑擁抱了我們。早飯的稀飯和在新都橋吃的餅相比,提供能量或者叫做填充肚子的功能的實現實在是很差,而解決方案是三塊雀巢巧克力威化,三百大卡,一天需要能量的十分之一。也許昨天有人吹牛的時候順水推舟把馬也吹上去了,我們預定的馬幫并沒有在約好的8點鐘如期出現。出發的時候,我們已經比原計劃的時間晚了一個半小時。

    起初的步行還算順利,夾砂的碎石路緩慢地爬升。雖然是重裝,不過我在這種緩坡路面上表現尚可,不緊不慢地跟著大部隊前進。這天,大部分人的問題都出在埡口上,不過我碰到的最大問題,不是海拔高度,而是海拔上升。在走出幾公里之后,恰好到幾乎是中飯的時間,我突然發現他們所謂的路餐幾乎就是等于不吃。在早飯本來就不充足的情況下,不吃午飯對于我來說是很嚴重的事情。再往上走,我覺得自己的體力正在被抽空,那感覺讓我回想起騎滇藏線的時候,從書松出發翻白馬雪山的那天。那次雖然帶了書松公路道班的10個饅頭,但是那10個沒有發酵,硬且味道無法下口的饅頭徹底地成了我的累贅,10個饅頭我吃了2口,第二口還吐掉了。那天六點多出發到爬到第一埡口,我吃了一口饅頭,還有兩塊巧克力,我還記得那是兩塊德芙牛奶巧克力。那次空腹爬坡加上中途淋雨和吹風,讓我在德欽打了兩天吊針,一路輕咳到拉薩,得了肺癆K的雅號,也是我在滇藏中唯一推車推到埡口的經歷。這次我就像白馬雪山那次一樣崩潰了,好在沒有病,也還有一個選項是搭車。

    本來是老陳和我一起在后面走,并且幫我背包。但是其實背不背那個25公斤的包對我來說沒啥區別,爬到4250的時候,橘子他們在上面寫了張紙條讓藏民摩托帶下來,說帶我追上他們。其實他們就在前面不遠,坐摩托追上以后,老陳也很快就來了。橘子要陪我走,而我知道當時肯定是要繼續坐車的,說來說去,橘子被我兩句QS氣走,于是乎幾天不理我。這時海拔是4300,我搭上了陜西自駕車友的順風車一路到了埡口。天空總體晴朗,云不多,貢嘎主峰也隱約可見。我一邊搭帳篷一邊瞟幾眼貢嘎,帳篷還沒完全搭好,一片烏云飄忽而至。滇藏時我在拉烏山埡口邊上的小山上被飄過來的烏云砸過一場冰雹,但是這次的烏云極大,雪一下就下到了第二天早上。橘子,魚兒,老陳和如花四個人到埡口的時候,是四點多,烏云已經飄過來。我穿著雨衣在外面晃到了六點多,冰雹還在下,我們外地小分隊簡單的煮了點東西,隨便吃了兩口飯,就各自鉆帳篷了。我們幾個人里,因為我是最后到的,所以帳篷的地方和行者,JAR和芷睿很遠,吼也吼不著,七點鉆進帳篷里面發現什么事都沒得做,只好睡覺……

    我想那晚上我是整個隊伍里面睡得最好的。七點睡下,聽著冰雹噼啪打在帳篷上的聲音,我很快就睡著了。之前和行者說好,晚上要醒來看看會不會天晴,十二點要是晴了,就叫他起來夜拍。行者和我一樣,對影像有一種執著,所以我們的行李中各自多了一個三腳架。十點多十一點的時候,在帳篷上拍打除雪的聲音把我弄醒,打開側門一看,外面手電晃動,大雪花嘩嘩地往下飄,原來是領隊在幫大家拍雪發藥,而我的貢嘎夜景,看樣子是沒戲了。仔細聽聽,外面在發頭痛的藥,似乎還是有很多人飽受高反的困擾,響亮悅耳的四川話飄忽在整個營地,我翻出之前還沒分完的芬必得,自己留下兩顆,其余的六顆交給了領隊。至此我的20顆芬必得,算是消耗完畢,自己吃掉兩顆留兩顆,其余的分掉。

    之后便是一夜無夢,雖然中間又醒來了一兩次,但是這晚上我睡得確實很好,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上午7點。加上郵費143塊的Ontrip牌1.8公斤化纖睡袋在零下幾度的晚上表現得很好,很好地完成了任務,我甚至感覺到有點熱。之前領隊已經叮囑過,好好休息自然醒,子梅埡口往下這天會出發得很晚。整理好出來一看,雪已經停了,天空卻依舊飄滿云,大家的帳篷的外帳和桿子接觸的地方都結滿了冰,我插在外面的兩根登山杖的手繩已經變硬,掰起來嘎吱有聲。早飯當然是必要科目,我習慣性地冷餐解決問題,之后便是煩人的清理帳篷的過程。先用棍棍把外帳上的冰敲掉一些,剩下的只能等它們自己化掉,然后把外帳拿下,讓內帳晾干。從來都是把腳尖踮起睡覺的我,把睡袋踹在了內帳上,結果是內帳和睡袋腳一起濕掉了。獨占一帳的好處就是空間很大,從來不用擔心包包里的東西拿出來沒有地方放,不過得自己背帳篷和自己撐收帳篷。帳篷收起來后,又重了不少,水實在是抖不掉哇!打好包后,就準備出發了,此時埡口天氣陰有霧,能見度不高。

    子梅埡口到貢嘎寺,徒步D2

    2009-10-04這天上午的子梅埡口被濃霧籠罩,我們就在霧中下山向貢嘎寺走去。下坡一向是我的強項,騎車如是,徒步也不例外。為了保護膝蓋而花300米買下的兩根碳登山杖也在此時派上了用場。剛剛出發的時候,我的速度是比較快的,超過大家——停下來拍照——再向前走,甚至有一段時間能望到總是走在最前面從來不見蹤影的JAR和行者,直到有人開始不走尋常路為止——他們稱之為,捷徑。

    捷徑著,捷之徑也。便捷謂之捷,道路謂之徑,可惜對于我,兩個定義都不能成立。所謂捷徑,就是不走盤山路,而是沿著高度梯度方向沿著滿是大小石塊和植被的山坡直接下山。事情的開始,源于我轉過一個彎,放眼望去,遠處乃是七八道盤山而下的碎石路,頗有川藏路上怒江七十二拐的氣質,而眼前卻是N個人在試圖沿“捷徑”而下,其中就有我在整個徒步過程中第一次望到他們項背的JAR和行者。(事實證明,也是最后一次我的速度能及其項背……)我站住,思考片刻,咬咬牙,走向了尋常路,這不還有一半的人沒有下去么,再說了,我是新手,還是走普通的路吧!但是緊接著出現了第二個可以走捷徑的地方,此時在我前面的安靜和石頭兩位開始往捷徑上下——好吧,到此為止我脆弱的意志徹底崩潰,決定試試捷徑。

    后來的事實證明,這個決定,算是我這次出門中不大不小的一次錯誤。到此之前,我都是以橘子的速度作為參考,保持和她相同的速度往下走,并且還很輕松很舒服,不過輕松和舒服就到此為止了。剛從捷徑下去5米,我就開始后悔了——這是一個“捷”了五個之字形的“徑”,這也意味著它很長,山坡上分布著西瓜到核桃大小不等的碎石和松土,還有稀稀拉拉的植被,關鍵是我背上還有個搖搖晃晃的20公斤的背包。剛剛上路,我就發現了前程的艱難,立馬把兩根棍子都放到最長,交替支撐著之字形往下。我實在是走得很慢,巨大的坡度是我以前從未踏足的,這讓我走得格外的保守,不斷地在尋找穩固支撐的時候,本來走在我后面的人不斷地從身旁或者不捷的“徑”超過我,我變得格外郁悶。松土實在是很討厭的一個東西,總是在我的體重和背包的重壓之下罷工——呈鳥獸散往下崩潰,失去支撐功能。而堆起的碎石讓登山杖永遠感覺著不上力。在這個坡上,植被看上去是我最喜歡的東西了,可以保持水土,并且我的鞋踩上去并不滑。等我順著捷徑走到一半時,驚奇地發現橘子已經走完了這幾個之字!

    下坡到底的時候,前面有一小撥人在等,此地海拔3250。藏民家里提供午飯,似乎是蘿卜白菜米飯管飽5元。我還是選擇了繼續吃我的壓縮餅干。一路上都在聽到貢嘎寺人滿為患的消息,走在幾乎最后的我也只能祈禱走在最前的人占到了足夠的地盤。從坡底的子梅村(是上子梅村還是下子梅村,不記得了)到貢嘎寺是上坡,算是人行小道,路窄坡陡,是我這次出來第一次走在我認為單車比較難走的路——但是藏民的摩托依舊可以通行,真是牛!一天最后的幾公里總是讓人崩潰,我以龜爬的速度把自己搬到了貢嘎寺門口,感謝一路同行照顧的老師,老陳,如花,順便感謝橘子。

    到海拔3750的貢嘎寺的時候,天已經微微黑,這時才發現“人滿為患”的含義原來是這樣。我們的營地被打散成三片,中間隔開估計有三四百米,我的帳篷搭在中間營地。旁邊的一個隊伍居然抄出一個小煤氣罐,開始吃火鍋!!真是一流腐敗。我們一起的幾個人里面,JAR和行者從來都是先鋒,走在最前面,芷睿也比我快,于是乎每天我們扎營都不在一個地方。我在上面的營地找到他們的時候,大家已經準備在吃晚飯了。比起在子梅埡口雪中草草煮就的晚飯,這餐晚飯實在是豐盛不少。雖然我們沒有炒菜,但是方便米飯中的菜包一熱一樣可口,加上芷睿帶來的非常可口的方便湯(叫馬什么什么牌子的),一餐飯慢慢吃下來,疲勞已經大大減少了!吃飯之前就聽到橘子說,隊伍里面鬧別扭了。過去吃飯的時候,行者和芷睿在算著什么,JAR臉色也不好,吃飯的時候,氣氛有點僵。其實最急的是橘子,她最希望大家一起出來玩則玩的痛快些,不要有不高興的地方。我不知道細節,但是大家都是理性的人,想必第二天,這些也煙消云散了吧。

    這晚上睡覺比起上一天晚了很多,睡前還去寺外用泉水把我的水壺水袋全部裝滿(正是這些水,第二天害了我一天,此是后話)。半夜聽到帳篷外面有腳步聲,驚醒,琢磨著這時候馬兒們應該已經睡了,還以為是梁上君子,再一聽,聽到老師在發出聲音趕著什么,拉開拉鏈一看,暈倒!原來是三五頭牦牛圍著我們的營地,想必是在覬覦隔壁隊伍火鍋剩下的東西吧。又過了一會,終于有一頭叫哥倫布的牦牛發現了新大陸——我帳篷邊上的半顆包菜。哥倫布同學興奮地湊過來,邊吃邊拱,直到把剩下的包菜拱到了我的帳篷底下,我這個原住民土著連動都不敢動。

    早上起來,打開帳篷往外望去,雪山露出了那么一點點,倒是兩條從山上傾瀉而下的泉水水流小了些許。抖去外賬上留下的夜半小雨和露珠,發現了被牦牛拱進帳篷底下的小半顆包菜——唉,我怎么就沒這么好的口福呢?

     

  • ·本站收集新聞并不代表同意其觀點
  • ·本站收集資源如果侵犯到您的權益,請聯系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解決
  • ·轉發與分享: 
  • 把文章收藏到:
  • 責任編輯:admin
  • 關于 貢嘎 徒步 游記 戶外 穿越 的文章
  • 廣告
    贊助商廣告
    正规彩票手机app 长泰县 | 南江县 | 临猗县 | 宁南县 | 临猗县 | 长丰县 | 广东省 | 渝北区 | 紫云 | 澎湖县 | 安平县 | 云林县 | 蕲春县 | 昌乐县 | 永泰县 | 大关县 | 桦川县 | 贡觉县 | 迁安市 | 兴国县 | 阳东县 | 翁源县 | 贵溪市 | 万年县 | 桦川县 | 门头沟区 | 大姚县 | 桑植县 | 福州市 | 汽车 | 新疆 | 乾安县 | 运城市 | 抚州市 | 思茅市 | 湟中县 | 宁安市 | 遂宁市 | 酒泉市 | 阿克苏市 | 蓬溪县 | 济源市 | 徐闻县 | 固镇县 | 文水县 | 呈贡县 | 玉环县 | 阜平县 | 平罗县 | 民县 | 乐清市 | 香港 | 商水县 | 博乐市 | 榆树市 | 汤阴县 | 资中县 | 大新县 | 松潘县 | 象州县 | 佛山市 | 余姚市 | 定州市 | 荔浦县 | 平远县 | 桦甸市 | 黄冈市 | 卢湾区 | 泸西县 | 通州区 | 武汉市 | 吴堡县 | 阿拉善右旗 | 绿春县 | 双桥区 | 攀枝花市 | 磐安县 | 通榆县 | 高密市 | 肇州县 | 顺义区 | 青川县 | 巴林右旗 | 巴南区 | 东丰县 | 济源市 | 莎车县 | 光泽县 | 清丰县 | 沙坪坝区 | 天峨县 | 宜宾县 | 琼海市 | 广德县 | 樟树市 | 安阳市 | 朝阳市 | 故城县 | 旺苍县 | 确山县 | 榆社县 | 武穴市 | 铜川市 | 海门市 | 丁青县 | 永宁县 | 太谷县 | 木里 | 甘孜县 | 东源县 | 潍坊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宁蒗 | 安徽省 | 天祝 | 庆城县 | 武城县 | 阿拉尔市 | 武义县 | 洪江市 | 喜德县 | 河北区 | 庆元县 | 集贤县 | 开江县 | 若尔盖县 | 纳雍县 | 会泽县 | 县级市 | 沙洋县 | 柘荣县 | 和顺县 | 资源县 | 泰州市 | 迁安市 | 安吉县 | 商丘市 | 阿合奇县 | 盐山县 | 洛宁县 | 彭山县 | 镇安县 | 额尔古纳市 | 岳阳县 | 长兴县 | 阜宁县 | 肃宁县 | 宣汉县 | 昌邑市 | 崇仁县 | 泉州市 | 千阳县 | 佳木斯市 | 新乡市 | 万山特区 | 灵丘县 | 泰州市 | 南乐县 | 屏山县 | 屏山县 | 田阳县 | 定安县 | 美姑县 | 安化县 | 上饶市 | 宣化县 | 蒙自县 | 洮南市 | 南华县 | 新民市 | 石屏县 | 桃园市 | 惠东县 | 罗城 | 万全县 | 宁化县 | 莒南县 | 横峰县 | 太和县 | 大同县 | 景谷 | 重庆市 | 仪陇县 | 茌平县 | 凌海市 | 望谟县 | 缙云县 | 甘洛县 | 辽宁省 | 湘潭市 | 白沙 | 中卫市 | 通辽市 | 治县。 | 奉节县 | 浠水县 | 忻城县 | 淅川县 | 开封县 | 霞浦县 | 科技 | 衡阳县 | 吴江市 | 贵定县 | 湘阴县 | 交口县 | 陆川县 | 嘉义县 | 依安县 | 左贡县 | 多伦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徐闻县 | 通海县 | 那曲县 | 清镇市 | 衡阳县 | 诸暨市 | 山东 | 天长市 | 蛟河市 | 麟游县 | 青岛市 | 融水 | 襄汾县 | 云梦县 | 思茅市 | 循化 | 瓮安县 | 朝阳区 | 土默特右旗 | 天峨县 | 冷水江市 | 砀山县 | 安新县 | 泽库县 | 城口县 | 滕州市 | 图木舒克市 | 南充市 | 福清市 | 萨嘎县 | 孝义市 | 高州市 | 保亭 | 卢龙县 | 临海市 | 濮阳市 | 滁州市 | 定兴县 | 吉隆县 | 长泰县 | 南江县 | 临猗县 | 宁南县 | 临猗县 | 长丰县 | 广东省 | 渝北区 | 紫云 | 澎湖县 | 安平县 | 云林县 | 蕲春县 | 昌乐县 | 永泰县 | 大关县 | 桦川县 | 贡觉县 | 迁安市 | 兴国县 | 阳东县 | 翁源县 | 贵溪市 | 万年县 | 桦川县 | 门头沟区 | 大姚县 | 桑植县 | 福州市 | 汽车 | 新疆 | 乾安县 | 运城市 | 抚州市 | 思茅市 | 湟中县 | 宁安市 | 遂宁市 | 酒泉市 | 阿克苏市 | 蓬溪县 | 济源市 | 徐闻县 | 固镇县 | 文水县 | 呈贡县 | 玉环县 | 阜平县 | 平罗县 | 民县 | 乐清市 | 香港 | 商水县 | 博乐市 | 榆树市 | 汤阴县 | 资中县 | 大新县 | 松潘县 | 象州县 | 佛山市 | 余姚市 | 定州市 | 荔浦县 | 平远县 | 桦甸市 | 黄冈市 | 卢湾区 | 泸西县 | 通州区 | 武汉市 | 吴堡县 | 阿拉善右旗 | 绿春县 | 双桥区 | 攀枝花市 | 磐安县 | 通榆县 | 高密市 | 肇州县 | 顺义区 | 青川县 | 巴林右旗 | 巴南区 | 东丰县 | 济源市 | 莎车县 | 光泽县 | 清丰县 | 沙坪坝区 | 天峨县 | 宜宾县 | 琼海市 | 广德县 | 樟树市 | 安阳市 | 朝阳市 | 故城县 | 旺苍县 | 确山县 | 榆社县 | 武穴市 | 铜川市 | 海门市 | 丁青县 | 永宁县 | 太谷县 | 木里 | 甘孜县 | 东源县 | 潍坊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宁蒗 | 安徽省 | 天祝 | 庆城县 | 武城县 | 阿拉尔市 | 武义县 | 洪江市 | 喜德县 | 河北区 | 庆元县 | 集贤县 | 开江县 | 若尔盖县 | 纳雍县 | 会泽县 | 县级市 | 沙洋县 | 柘荣县 | 和顺县 | 资源县 | 泰州市 | 迁安市 | 安吉县 | 商丘市 | 阿合奇县 | 盐山县 | 洛宁县 | 彭山县 | 镇安县 | 额尔古纳市 | 岳阳县 | 长兴县 | 阜宁县 | 肃宁县 | 宣汉县 | 昌邑市 | 崇仁县 | 泉州市 | 千阳县 | 佳木斯市 | 新乡市 | 万山特区 | 灵丘县 | 泰州市 | 南乐县 | 屏山县 | 屏山县 | 田阳县 | 定安县 | 美姑县 | 安化县 | 上饶市 | 宣化县 | 蒙自县 | 洮南市 | 南华县 | 新民市 | 石屏县 | 桃园市 | 惠东县 | 罗城 | 万全县 | 宁化县 | 莒南县 | 横峰县 | 太和县 | 大同县 | 景谷 | 重庆市 | 仪陇县 | 茌平县 | 凌海市 | 望谟县 | 缙云县 | 甘洛县 | 辽宁省 | 湘潭市 | 白沙 | 中卫市 | 通辽市 | 治县。 | 奉节县 | 浠水县 | 忻城县 | 淅川县 | 开封县 | 霞浦县 | 科技 | 衡阳县 | 吴江市 | 贵定县 | 湘阴县 | 交口县 | 陆川县 | 嘉义县 | 依安县 | 左贡县 | 多伦县 | 鄂伦春自治旗 | 徐闻县 | 通海县 | 那曲县 | 清镇市 | 衡阳县 | 诸暨市 | 山东 | 天长市 | 蛟河市 | 麟游县 | 青岛市 | 融水 | 襄汾县 | 云梦县 | 思茅市 | 循化 | 瓮安县 | 朝阳区 | 土默特右旗 | 天峨县 | 冷水江市 | 砀山县 | 安新县 | 泽库县 | 城口县 | 滕州市 | 图木舒克市 | 南充市 | 福清市 | 萨嘎县 | 孝义市 | 高州市 | 保亭 | 卢龙县 | 临海市 | 濮阳市 | 滁州市 | 定兴县 | 吉隆县 |